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脉搏/红花少年欢迎您

 
 
 

日志

 
 

赵秀红:当局者和旁观者【转摘】  

2015-02-12 20:54:32|  分类: 教育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盘点这个月来来往往的新闻人物,10月真是大喜大悲。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是本月最引人瞩目、也会是本年度中国的“文化事件”。莫言的获奖有“脱敏”的功效,帮助国人克服了对诺奖的复杂心态。围绕着他的获奖,大众不同的意见和情绪似乎在发酵,狂喜者有,惊愕者有,尖刻的嘲讽和挖苦也有。我甚至听到过有的言论说,要把莫言的书下架。以如此“文革”思路对待作家,还是让人惊讶,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能这般偏激。有句话很有道理,适用每个人反观自己:偏见往往来源于无知,我们对一件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容易形成强烈的、单纯的看法。频频“开枪”者,也许一本莫言的书都没读过,只拿莫言抄写过延安文艺讲话来阔谈他的人格和道德。抛开这只是个文学奖不说,谁敢把自己放在一个显微镜下,保证自己的人生都是由无比正确的部分组成?倒是当局者的态度让人欣赏。莫言说,我是在旁观一个叫做莫言的写作者,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必将受益终身。跳脱开当局者,像旁观者一样清醒地看自己,莫言的态度很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所谓大悲,是指南怀瑾的离开。早在五十多年前,南怀瑾就已声名鹊起。1976年,根据南怀瑾演讲辑录的《论语别裁》在台湾出版,受到狂热追捧;1990年,他的著作引进大陆,同样掀起“南怀瑾热”。他一生争议不断,被一些人尊为一代宗师、道家隐士,也有人认为他是文化骗子、高级策士、“野狐禅”。他离开了,有关他和他的作品的争议并没有停止,争议集中在他到底算不算国学大师上。在有关他的争议的人群中,有不少文化名人。譬如,台湾作家李敖、历史学家许倬云、著名学者张中行等。他的太湖大学堂也影响了不少科教界的人物,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就曾追随他听经十年。南怀瑾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本是仁者见仁的事情。南怀瑾曾说过:“我从来把自己归入旁门左道,而非正统主流。我只是一个好学而无所成就、一无是处的人。一切是非曲直,均由读者自己去判断。”当事者的这一清醒的姿态,倒值得我们这些旁观者玩味。相对正统的学院派来说,他的确算是一个江湖派,可无论如何,他是传统文化的传播者,不过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角度:不那么传统和严谨,更大程度上依靠直觉。学问越辩越清晰,若能在社会上唤起对佛学等传统文化的热爱和尊重,他自有他的价值,南怀瑾的意义需要时间去证明。

        本月还有个人物刺激了我们原本有些麻木的神经。清华大学教授程曜因为学校擅自将他撰写的内部评估报告的内容发在个人网页,选择绝食抗议。终于在绝食第五天,系里撤下网页,并向所有教师道歉。作为局外人,我跟很多人一样,觉得程教授是小题大做,这样做至于吗?可是当了解程曜为此事抗议一年多,了解程曜认为当时是在论文发表的微妙时刻,涉及造假,关系到知识产权的问题时,了解到程曜之前发表的《救救这些孩子》的文章,对清华学生不问问题、对分数的过于敏感深以为忧,你就能更深刻地理解他绝食抗议的初衷。“社会很糟糕,但没有人出头永远不会改变。如果变革成功,他们就是英雄”,程曜家人的这句话也许有助于我们以当局者的心情去看待绝食事件。有些事情我们希望能以旁观者的姿态唤起一份清醒,但是有些事情不妨以当局者的角度来体味,因为人在不经历一些事情之前,永远都不够了解自己,当然,也包括我们身处这个社会的各色形态和价值观念。因为,关心他就是关心你自己,社会的进步也就是靠公众这一点点的努力慢慢取得,这就是文明的步伐在前进。——本文摘自《中国教育报》2012年10月26日第03版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